热搜:

绿度母

实际上是,恶喇嘛通过前期对信徒弟子闻思修洗脑(主要是学修大圆满加行、建立上师是佛、上师怎么说就怎么做、完全不违背上师的意志)、然后骗入坛城行灌顶,趁此机会让弟子自愿喝誓言水、发毒誓永不泄密、同时下以恶咒(让弟子自己念恶咒能召淫鬼附体、此时弟子还蒙在鼓里、以为出了坛城就能成就菩萨果位)、让弟子吃甘露丸(被下蛊毒,再不敢违抗上师)、并以脏物供佛、令弟子舍弃佛菩萨、让佛菩萨远离坛城、弟子们被恶咒、盅毒、上师控制,此时淫心大动无法自主,自愿与上师双修行淫,恶喇嘛上师此时不但自己吸干弟子这个“双修供体”的精气神,同时勾召各种鬼神前来坛城吸取弟子的精气神、鬼神与弟子附体-----此时佛子已成魔民,能活着出来的是下一个恶喇嘛(鬼魔已入心附体),不能出来的就是做一段时间的双修供体,被吸干精气神后悲惨地死去,灵魂有可能被恶喇嘛用恶咒控制,不能投生,太悲惨了!!! 

藏密喇嘛教传承于佛灭后一千多年处于末法时期的印度, 从六至七世纪,印度教在当时的社会和文化生活中逐渐取得了佔优势的地位,从玄奘的记述中可知当时对湿婆、毘湿奴、梵天的崇拜极为盛行。八至九世纪间商羯罗创新吠檀多派,使印度教在理论上得到重大发展而空前地盛行。佛教在这种社会潮流影响下开始吸收印度教和性力派等民间信仰而逐步密教化,在南印度和德干高原以及东印度出现了金刚乘和易行乘等。前一个时期的显教中观派和瑜伽行派逐渐融合起来作为密教的世界观而继续存在。其主要经典为《大日经》、《金刚顶经》、《密集经》、《喜金刚经》、《胜乐轮经》、《时轮经》等。它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坛场、仪轨和各种神格信爷为其特徵。仪轨极为複杂,对设坛、供养、诵咒、灌顶皆有严格的规定,主张修“三密”,即手结印契(身密)、口诵真言(语密)和心作观想(意密)。三密相应"即身成佛"。八至九世纪以后,由于印度教的兴盛,佛教僧团日益衰败,内部派系纷争不已,从而日趋式微。后来又由于伊斯兰教的大规模传播,重要寺院被毁,僧徒星散,迄十三世纪初,佛教在印度终于一蹶不振趋于消亡, 最后在消亡之前传入了西藏, 成为如今贪著五欲道德极其败坏的喇嘛教。

喇嘛教自称上师的成百上千, 个个都拿四皈依做掩护, 个个都说自己是诸佛菩萨的化身, 或是活佛法王的等级, 所以就肆无忌惮的喝酒吃肉, 搞明妃空行母双身法说能即身成佛, 杀度法迁识法能够强制往生, 以屎尿制做的甘露丸和摸头的灌顶仪式来得到信徒广大的供养, 又运用人头碗人皮鼓之类的人骨法器和血肉酒祭祀供养的邪恶鬼神相互争夺权力和消除异己, 又编出一个金钢地狱来恐吓喇嘛弟子们不可以丝毫怀疑喇嘛上师们的威信和能力, 如此种种低级的技俩完成了一个千百年来第一名的大忽悠, 直至今日怎么还会有人看不明白?
 
喇嘛教行人很多都是喜欢道听途说, 不看经典, 喜欢追求种种神通境界, 还不喜欢动脑子, 喇嘛教还喜欢将上师的大便说成大香, 将小便说成小香, 然后加入一些草根, 泥巴之类的东西, 做成丸子, 美其名曰“甘露丸”, 这些上师, 活佛每次到汉地来, 都掏出这些玩意儿, 说吃了就不堕三恶道, 就能治病, 那些可怜信奉喇嘛教的居士不知道真相, 还掏大把的钱恭敬的请回家吃, 还到处劝人服用, 真可怜悯! 为什么会如此了? 就是因为贪着境界, 投机取巧, 不想努力修行, 想着吃吃甘露就不用修行,不堕恶道, 清净业障及解脱轮回, 天下那有这样便宜的事啊! 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 为什么佛陀不给每个众生都吃一个佛自己做的甘露丸呢! 还需要咐嘱地藏菩萨那么辛苦的在地狱没完没了的度众生呢?

在上世纪中的五十年代"喇嘛教"还是他们藏传的正统的名称, 在北京雍和宫御制《喇嘛说》碑文上的说明可知, 在元明清三朝也都称做是"喇嘛教", 可是时至今日为啥喇嘛教弟子们不愿承认自己是"喇嘛教"? 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因为喇嘛教以前一千年来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恶名昭彰, 与佛法彻底的背道而驰, 现在不但没见到他们有任何的悔改, 还变本加厉的为自己开脱, 就像日本一样, 不但不反省其侵略的暴行反而自欺欺人的修改其小学初中的历史课本,真是可悲又可叹!  如今俺只能是希望能够他们(喇嘛教)修他们的四皈依, 双身诛杀法等, 俺们修俺们的, 井水不犯河水, 其实喇嘛教根本不是佛教, 别来忽悠说喇嘛教是最高级的佛法, 在全球范围内骗财骗色, 俺们就阿弥陀佛了, 别拿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大帽子来压人, 因为真正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恰恰是藏传喇嘛教的达赖集团。

喇嘛教的"金刚上师"和"法王活佛"们自称修证高于 佛,传授"四皈依"把皈依喇嘛上师摆在皈依 佛 法 僧之前, 以双身邪淫法为"无上瑜伽", 谓能"即身成佛",一千多年来 在藏地政教合一,高压统治,诛杀异己,食肉饮酒,说一切法断灭空,又以子虚乌有的"金刚地狱"来威胁 恐吓广大佛弟子,在在处处都与佛法背道而行,坏佛正法 莫此为甚,又喇嘛教在佛法名相的掩护之下,头上安头的"金刚乘" 成了高于大乘的"无上密法",欺骗了全世界。目前欧美国家九成以上的人都以为喇嘛教是正统的佛教,反而使真正的佛教为喇嘛教背了一千多年的黑锅,也不知坑害了多少想努力向善 亲近佛法却被其矇蔽的无辜佛弟子。
 
喇嘛教的根本问题在于其核心的基本教义错误(六识论),喇嘛教主和喇嘛祖师们的著作主张四皈依,金刚乘,三昧耶戒,无上瑜伽双身法,金刚地狱,杀度法,迁识法,红白菩提心等等,在佛法中都是子虚乌有的,其制度上的错误如政教合一,高压统治,奴役农奴,转世灵童等等,在佛教中也是没有的,更有甚者是伪造佛经和大妄语,众所周知不可胜数的上师法王活佛们都声称是或一或多的佛菩萨再来,也有称自己修证比佛高,甚至是一切诸佛如来的总和;由此可知喇嘛教不是世尊心中的佛教,是天竺晚期变质的左道密教,因其打着佛教的旗号在全世界广为宣传,使得千百万信众以为这就是佛教,不但这些信众们在学佛的路上误入歧途更有可能堕落三涂,这其实是断灭佛种的大灾难呀,虽然现值末法时期,身为一个最最普通的佛弟子,难道能够不闻不问袖手旁观吗?

喇嘛教善于迎合众生深重之贪欲,及求速效, 神通, 感应, 之心理,而广为宣传;又善于穿凿附会佛经种种果位名相,欺骗初机学人,令人信以为真,不敢生疑。又因施设三昧耶戒,令诸弟子不敢泄漏密教之法义,以致外人不能窥知其谬,以此扩大其势力,不断窃取佛教资源,终至渐渐取而代之,灭亡真正之佛教。

密教的佛法”,在唐朝时,乃是陆陆续续的由印度、尼泊尔与中国等三方面所传入的“佛法”,再加上西藏当地民间宗教苯教的教义,所形成的一种混合式的宗教,就是西藏的密教。中外各大学机构的研究学者均指出:早期从印度、尼泊尔所传入西藏的所谓“佛法”,在传承佛之正法这一方面来说,已经混合了印度教的性力思想与崇拜鬼神、神奇感应的教义,因此在本质上,已经不是当初释迦牟尼佛所传授的佛教法义了;另一方面,密教也吸收了西藏当地自古以来就流行的苯教九乘经典法义,以及各种密咒、护法神祇与雪山神灵崇拜信仰的法义;第三方面,由中国传入藏地的佛法,则是偏向于佛像与佛经,缺少真正了义的第一义谛真修实证的佛法行门,复加上西藏地方有轻视中国佛教法义的倾向,因此可以说中原禅宗的佛法,对于西藏密教的影响力是微乎其微。
总的来说,西藏密教除了接受印度教中的性力派淫乐法、旧婆罗门教及中国显教的佛像经书等等之外(不包含中国佛教的修证行门),也吸收了藏地各地方自古以来就存在的苯教各种宗派所传扬的种种教义。因此,西藏密教当年其实是在如此大杂烩的情形下,经 由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巴.赛曩、寂护、莲花生、智慧光、月称、寂天、阿底峡等人,再经由晚期的八思巴、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的努力宣扬之下所长成的宗教。在这期间,各教派为了能够增长自己在世俗上与宗教界的势力,莫不极端地扩大自宗自派领导人的个人声望与领袖魅力,极力实行造神运动,藉以招揽群众的支持。因此,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各教派之间,莫不大量地进行夸大渲染故事、神化人格与制造假经典的工作,目的只为了要能够压倒他派,让自己的宗派能够夺取世间的权力与财富,与帝王国主争夺世间资财,这就是西藏密宗种种密续的由来。
 
与佛教不同,喇嘛邪教嗜血好杀成性,其仪轨中不仅有“杀生”祭祀,更有“人祭”。喇嘛为了惩罚、制作法器、坛城供品等种种目的,可以随意取用无辜者的头骨、尺骨、腿骨、人皮、人肉、手脚、湿肠、心脏、人血、胎儿等。喇嘛教修行时依靠吃屎、喝尿、吞男女精血的“尝解脱”法门,或依靠与上师或其他人,甚至是牲畜性交的双修法,又或使用人骨、肉、皮等物制作的“法器”,或诵持召唤邪魔夜叉的咒术。铲除异己或护教时则行使“诛杀”、“人祭”等残暴法。纵观喇嘛教,其种种特征明显符合典型的邪教特征。喇嘛教就是一個披著佛法名相外衣, 恐怖暴力原始迷信好色邪淫的鬼神巫教。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绿度母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