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楞严经    如来藏  因果  烧纸  观世音菩萨  祭祀  佛菩萨  成佛之道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8-10-06 13:51   浏览:791   回复:0

密宗单身者的意淫及修法

(图:莲花生大士将印度密宗双身法第一个带进民智未开化的边地--)

密宗单身者的意淫及修法

密宗有双身修法,还有单身修法,单身修法主要是现前没有真人的实体明妃时,可用观想意淫和来达到与明妃双身修法一样引生淫乐的目的。


以下是密宗怎样以意淫、作為修行成佛的法门。


密宗《秘密摩尼明点经》(此经非佛陀所说,是外道混入佛门之伪经
)
曰:

二手抱脐杵垂两踝间,身界贪心较為小焉者,手节升起五种空行母 ,
杵柔不起揉摩明点下,米乐所云降如龟走状,依次脉处认识彼四智
到杵根处剎那往上提,疑其必漏用水兽喉拳,二下门间明点必经过
如放水处当用力按紧,张著四肢猛力缩,下气上提以腹靠背脊
於二下门用力而提收,舌底上顎眼向上翻视,全身之气完全向上提

吽吓审三各以长声呼,心源於彼虚空法界上,密杵明点如波翻上涌
到达脐间生第一欢喜,心二喉三顶四次第喜,是否由下向上喜四智
尔时安住空性不可离,方可成就逆行之四喜,此后心与彼虚空契合
如彼虚空观广大体性,如上拳法用力而行之,明点勿漏如护守誓





注解如下:

用「仙人座」。 想像一美女与之相抱。完全虚拟而行。 用五手指代表「莲花」,握住「杵」。 「杵」入「莲花」。 令生大乐,身出热,杵生津液,唯不可洩漏。 观想红塞杵口。 如此意在大乐,慢慢。如果乐生起欲泄,马上运用「提法」,例如「收缩四肢」、「提肛」、「目视空明」、「上气住」、「压喉结」、「腹贴背」、「握固」。 「长吽短吽」出气。 行「提法」金刚拳。 如此,「乐空互运」。 如此,再不行,以二指按大小便间,心住顶上「杭」字。令其勿泄。 如用此单修法,精进而行,有乐而无泄,会得到大坚固也。不但得大乐,也成具力瑜伽士,增长坚固,净与浊可以分开,明点也会降低。最后修成「逆升四喜」。 (引自《单修大乐秘密》)




莲花生的著作於《亥母甚深引导》中开
示云:

自身大乐轮者(密宗喇嘛若无实体明妃可用者,即修此自身之大乐轮):具力瑜伽士,為增长无漏智,当修气脉明点,如法灌顶,拙火作已,於寂静处坐安乐垫上,随自欲乐想一佛母(观想有一明妃);此為与心相合、修智慧母法。如彼真实(如果所观想之明妃已真实出现于眼前时),闻其语言、窥其形容、按乳、等工作,向空虚拟而行(还应当能闻其语言、窥其形貌,按摸其乳房…等工作,皆向虚空中模拟而行之);如上以不定法(以如上所说,不一定使用某一法),令生安乐(令自己出生淫乐之触受)。身生热出汗,杵()出牛涎,此时当观体性本来空;头身等抖颤,如是一剎那提马头佛慢,自杵观為五股杵,红种字头向下,塞杵口,以右手為亥母而行(谓将右手作為亥母明妃,以之法而引生淫乐),显自性顶上五轮等,如前密修而修;虽遇命难,明点勿泄(纵使遇到命危之状况,也不可以使射出)。
 

如是意乐,当数数生起,慢慢;乐如生起,上气安住本处,中气鼓腹,目看明空体,抖身;乐小,再淫;不忍乐、(犹)如昏迷时,身不动,中气外张,上气按抑,背气提上(如猫拱背,提肛,将气自杵根向背后督脉往上提),以长吽短吽出气,腹贴背(缩腹贴背上提)。如上无间连行三次(如上所说不间断
地連行三次性)。
(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裝本,P529~539


(图:曲肱斋的作者即是素有十大修行人之一的陈健民上师,从其著作之流通,让我们得以一窥喇嘛教双身法之不為人知的秘密,其实不过与印度爱经,道家旁门左道的房中术一般,纯粹是提昇男女闺房乐趣的罢了,别妄以此能成佛?成為倒还可以!)




由以上所举密宗教主莲花生「大师」之《亥母甚深引导》中之开示,可见莲花生之一生,从来不断淫行,乃至教人应以意淫、之法而一生精进修之。




密宗女行者也有单修意淫、之法。莲花生上师传授与「空行母」移喜错嘉之《金刚引水教授》口诀中密宗中女行者说密宗中女行者(明妃、金刚空行母、度母、佛母、莲花事业女…)修证无上瑜伽即身成佛之法者有四:一、观想而修,二、于指上自修,三、以软和物自修,四、与勇士和合。




密宗女行者意淫修法观想而修,莲花生上师于《女印受持密修》中如是说:《《初发菩提心,于三根本啟白,(然后观想)自(己)一剎那(间变)成亥母,(并观想自己之)莲()四瓣(大小四瓣)中有阿字庄严,心间由☆(梵字)成佛部空行,顶 ☆(梵字)金刚空行,喉☆(梵字)宝生空行,脐☆(梵字)莲花空行,密处☆(梵字)事业空行,身相手印等,于大乐密修中当知。於彼面前,想一令自(己)生贪(欲心之)佛父马头金刚,心有啥字成佛勇士,顶☆(梵字)、喉☆(梵字)、脐☆(梵字)、密☆(梵字)各成四部勇士,余如大乐密修(其餘未说者详如大乐金刚密法中所说而修)。(所观想之勇)父金刚杵()观成五股(观成五股金刚杵)者,内有供养空行母之物(内有供养空行母之—白菩提),充满(所观成之中之本尊)佛父母一切毛孔,生起杂类勇士空行,如芝麻开荚(而出现)。




自他身外修眷属者,则东有金刚空行勇士如常,乃至北方者。於莲花四隅瓣上亦修四空行母,如是(观想)男女交合,世间过失无有染犯,如虫蠕动而入(观想所成之勇父金刚杵如虫蠕动而入,以引生淫乐),(复又)以顶(上)至(身中诸)毛孔诸空行為所缘,(观想)彼等空行勇士生起大乐,莲花跏趺坐,踵(脚后根)抵(住自己之)大小便口之中间,金刚拳置脐,观想(自己之)莲()中红啥(字)具双圈,☆(梵字)為空行命字、入(所观成之佛父之金刚)杵中,彼杵(佛父之中有)供养物(白菩提--)如雨而降(似如)冰片,以此啥字(将佛父内之白菩提)勾来供(养)顶上上师(及身中五轮之)五处空行(勇父母)等。最后如羊抖身,如马滚地,安住本体;中气鼓出,令其坚固;初本尊身如影相降时,如龟之口诀者(详前数节中所说),於顶注意。气次第松缓,以猛利对治行之,此為三要诀。 提时用虎呕法,手足心置地,口中念☆(梵字)九次,于左、右、中,三三行之以狐嗅法,从右提,右呼三次,左、中亦如是;身要于左、中提时,拳按乳,身稍向左右前偏,如头带蛇起势;观想者,於男杵内吽勾之,红白明点沿女中脉供养上师空行如前。令明点安住法者,跏趺二手置膝,中气鼓出,目视虚空,身如羊抖;二手如射箭式、拍胁下而行,下身转变,以跏趺跳起、又跏趺坐。拳从膝沿上平伸而出,地角压喉,上身左右各三扭,手到处搽,以狮子游戏法,多次行、可以除一切障。最后持气安住本净,回向发愿。领纳四喜,无间而修。》》
(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69~570)




如上所述,密宗女行者须同男性行者一般引生四喜(四种淫乐),并修『乐空双运』,令长住於四种性之觉受(四喜)中而观察『乐空不二』;如是长住于淫乐触受中,令淫乐不断现前而享受之,并须具有『淫乐本性清净,淫乐无形无色故是空性』之『见地』同时存在,如是即名『乐空双运』。




此法须精勤修之,不得荒懈。直至后来能于一切时中皆住于如是淫乐之中,即是已成就佛地大乐,已成就「报身」;密宗之报身佛皆是常住於如是『大乐』之中故。凡此皆属意淫之法,与凡夫眾生意淫妄想无二,焉得名為佛法正修行耶?




密宗之女行者于指上自修者:《《于指上自修者,修法与此上(指观想而修)相同。》》
(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70)。

密宗谓女行者若观想之时,不能生起淫乐,或起淫乐而不能至性者,可加上之法,令生而长住之,于中所修观行之法,与此上所说之修法相同。唯因须以為加行,故名『于指上自修』。




另外如果之法不能引起淫乐,还配以软和物自修,谓之法仍不能具足生起淫乐者,可用此加行之法,令淫乐可以生起,或令淫乐速至高
潮:

以软和物者,即用(较细之)竹筒长五寸,彼中贮羊杵(原注:未去睪丸者)、毛骡明点(毛驴之)、悦意男人明点(心中所倾慕之男人之)(装入竹筒后),外以毯缠,以盖盖之。此外复以綾包、或以衣包,大小如杵等(大小应与男人勃起后之相同),以黄腊涂上、令软不损莲(以腊涂之使软而不致于使用时损害自己之)。此外复涂秘密物(原注:师云不知。健评云:当系男法中之涂物),发大菩提心,观想悦意勇士(观想自己所悦意之男人),作种种贪行(观想时手持所造成之阳物道具而作种种能令自己產生淫乐之行為),莲花()水润(之后),加持自他密处(加持自己及所观想之男性二人之),令佛父母平等住(令所观想中之佛父母交合而与自己同时住于淫乐中)。身稍后仰,以左手抱左脛下部,右手持软和物(右手持所製成之男人道具),先於太阳中晒热,令软且发热(令腊融入道具而不致损伤自己之莲花),於莲花上下左右行其贪相(於自己之而作上下左右之生起淫乐之种种行為):(因淫乐而)生喘、身颤等;即以此杵深入缓行,自身从下向上腾举。安乐大时(至时),下身动皆停止,注视顶上上师金刚空行,目翻(眼向内看);乐散又行,乐大复松,供养脉中五空行(乐触若散失不强时则又继续行淫,乐触若太大时复又松之缓缓而行,於如是境界中观想以己身中之乐触供养自己中脉内五轮中之空行勇士与佛母)。】

(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70~572)



此是莲花生上师所说「母续」中,密宗女性行者自己于上不能获得乐受时,须辅以「人造」道具而引生淫乐四喜。此即密宗女性行者,不依赖男性行者之「自修即身成佛」之法也。




世法有云:万恶淫為首。淫欲是欲界眾生极深重的业习,乃至以此為生命的本能与享乐,而终身贪恋不舍;一般人稍有不慎,就可能深陷其中、误犯邪淫而身败名裂!所以世间法多劝人要端身正心、谨言慎行,以免情不自禁而枉受苦果。佛法中也深知「欲根」难断〈须有初禪的定力、或三果的修证〉,而為此制订戒律,令佛以戒摄心,不犯身、口邪行而连累自他,或障碍了解脱道、菩萨行、大悲心的进修。既然世法与佛法都一致宣说「淫欲」的乐受与过患,而劝勉每个人主动的节之、避之、离之,犹恐不及;藏密却明知故纵,妄想「以欲止欲」,以复杂的仪轨、荒谬的理论,将「双身法」极乐化、神圣化,推崇為无上瑜伽、即身成佛,可说是逆向操作的「邪淫」有理、「」无罪!许多无知的男女,或贪於淫欲而受其,或迷於果位而堕其陷阱,沦為外道邪行而后悔莫及!真是可怜。




世尊云:诸如来不从欲生。若依正统佛教而检视之,则「双身法」从根本上不但违反了世间伦理,也违背了大小戒律,甚至成了行者纵欲的藉口,因此,密教祖师又混淆视听的施设了「三昧耶戒」,一方面规范行者修习「双身法」的条件 ,一方面也為双身法提供了不犯戒的理由;乃至无明妃可用时,单修之时用意淫、来代替双身修法。然而,方向与目标既已错了,过程中再怎拐弯抹角,也还是误导,甚至徒劳无功、反受其害!若以佛所熟知的「五戒」作对照,可看出藏密无论是单身法、双身法都严重的违犯了邪淫罪,也就是「非人、非时、非处」行淫,这在显教可说是畜生行、地狱罪。而藏密為了保障这种淫行,而有种种文过饰非的说词;类似这样不择「时、地、人」而无所忌讳的行淫,在藏密被讚叹為「精进」修行,而有「大功德」,可快速成佛!真不晓得这是大胆妄為或大权变通?!


在这里,要先问学佛的善女人们,如上所述的事实,是你们所愿意的吗?若是赔了身体又无功,甚至是助紂為虐,怎麼办?文明世界的女性,在社会上普受平等待遇,也有独立的尊严,难道入了宗教之门,就要成為男性淫欲的牺牲品?学佛是这样子的吗?其次,善男子们,您真的相信「淫欲」是快速成佛之道?您要冒险尝试这种淫人母姊妻女、也奉献您的母姊妻女让人淫的教门吗?您承担得起它的后果吗?不只是今生赔了夫人又折福,来世还可能成为魔的眷属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绿度母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