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楞严经  如来藏  因果  烧纸  观世音菩萨  佛菩萨  祭祀  成佛之道  陀罗尼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8-11-10 21:47   浏览:383   回复:0

对比索达吉的“译文”笑尿洒家了




索达吉的汉语水平实在粗劣,还不如中原的一个高中的汉语水平好。而且对于
麦彭喇嘛的伪《定解宝灯论》,曾经多次翻译,每次翻译的文句、义理都存在诸多差异和矛盾。山人这里随意举证一些,希望抛砖引玉,有其他大德去详细剖析一下。例如:

一,“心入改成“心生”的差异

索达吉多次翻译的伪《定解宝灯论》,在2001年和2003分别由俩个喇嘛引用诠释。如下:
[何意蒙闭犹豫网,能解文殊金刚灯,
心入甚深定解者,见善道眼吾亦信。]《定解宝灯论新月释 * 乙四、礼赞》全知麦彭仁波切 造颂 索达吉堪布译颂 讲授藏历土蛇(2001)年13
[能解困心疑网者,即是文殊金刚灯,
心生定解入深理,见妙道者我诚信。]《定解宝灯论浅释》堪布根华著 (又名:堪布根桑花丹)2003年2月8日(正月初一)堪布索达吉译毕于色达喇荣
这里不说义理,单单就翻译文句上而言,“心入甚深定解者”是说内心能够接受很深奥的定解;而“心生定解入深理”是说内心产生了定解,然后接受领会深义。这明明是不同义理的句式,怎么前后翻译差异如此悬隔?!

二,“能通《定解宝灯论》的人改成能趋入深实相的人
索达吉所谓的翻译,不过是随意胡扯罢了。来看看下文:
[呜呼极深真实义,能通定解宝灯者
  若无汝则此世间,蒙而迷于幻网中。]《定解宝灯论新月释》200113
[奇哉趋入深实相,犹如宝灯之定解,
若无汝则于此世,愚众困于幻网中。]《定解宝灯论浅释》2003年2月8日
前面的译文中,明显是在赞叹“能通《定解宝灯论》的人,而这个明显是在“自赞毁他”。于是再次翻译的时候,索达吉开始篡改喇嘛麦彭的“论文”了。为了避免被人指摘喇麦彭在“自赞毁他”,有犯“戒”的嫌疑。(不诋毁宗派喇嘛教 * 无上密十四根本戒
于是索达吉给改成赞叹能趋入深实相的人”,这种语文水平还自称学过因明。呵呵呵
这句“若无汝则此世间,蒙而迷于幻网中”根本是强把烂泥往上糊啊。
2003年被诠释的再次翻译的这句“若无汝则于此世”也是语句不通啊。呵呵呵,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啊。

三,索达吉的“大喘气”翻译法

所谓索达吉的翻译,是带有索式特点的“大喘气”。来看看
[希有法称月称师,善说一同之光芒,
照射佛教广天道,摧毁一切黑暗疑。]《定解宝灯论新月释》200113
这里的“照射佛教广天道”,语句是狗屁不通啊。不过索达吉在后来再次的翻译中改了。
[稀有法称月称尊,善说日光同现于,
佛教广阔虚空中,摧毁疑惑重重暗。]《定解宝灯论浅释》2003年2月8日

呵呵呵,这个“善说日光同现于”是话没说完,就断句了。汉语水平差,就不要勉强。你看看,这种烂文,也要拿出来。对得起“翻译”俩个字吗?!

四,索式特点的“”翻译

所谓索达吉的翻译,有时还要给所谓的“文殊化身”的麦彭“查漏补缺”。来看看:
[因明论及真实义,抉择胜义之理智,
  如是能明无垢量,胜乘中观此二相。]《定解宝灯论新月释》200113
上面明明是说通过《因明》可以明了“无垢量、胜义量胜乘中观”这二种法相。很明显,这里麦彭还是把无垢量胜乘中观”执取为二相。这是凡夫执取之相,索达吉在觉察到,这一次翻译的弊病后,再次翻译(篡改)成下文:
[即是因明之论典,开显抉择实相义,
无垢智慧胜义量,即是胜乘中观论。]《定解宝灯论浅释》2003年2月8日
索达吉在帮助 麦彭 圆场,硬生生的改为“胜义量,即是胜乘中观论”。真是苦了索达吉这娃了,隔着几百年给麦彭“擦
五,索达吉篡改“
问难”为“提问

所谓索达吉的翻译不过是一种篡改罢了。
[如是思维仙人前,顿到一位流浪者,
为作推测辩难故,如此询问七疑问。
随声他宗何智者,将自安心善鉴别,
所问此难令速答,则明如见内智慧。]《定解宝灯论新月释》200113
问难不同于一般不明白时的“提问而是一种质问。索达吉为了谄媚百年前的麦彭,而把问难篡改“提问”。如下文:
[如是思维仙人前,顿现一位流浪者,
为观察其智慧力,如此提出七问题。
人云亦云岂智者?凭自智力而分析,
立即回答此提问,明了内智如见色。]《定解宝灯论浅释》2003年2月8日

这种明目张胆的篡改,索达吉也有脸称为翻译?! 槃槃槃槃槃槃槃槃

六,索达吉篡改“
官女”为王妃

所谓索达吉的翻译就是不停的篡改。来看看吧,这惨不忍睹的“译文”:
[多闻象鼻虽伸长,而如井水深法水,
未受尚求智者名,如同劣种女。]《定解宝灯论新月释》200113
这句而如井水深法水”狗屁不通的译文,也是令大家开了眼界,亮碎了某人的钛合金眼镜了。

[多闻如鼻虽长伸,仅饮井水未能品,
深法水者求名声,如劣种者贪王妃。]《定解宝灯论浅释》2003年2月8日
索达吉可能觉得之前翻译的“劣种女”没有气势,于是改为“劣种者贪王妃”。这里山人就要说你了。普通人想娶官宦人家的小姐为妻,这个还是有可能的。但是你说普通人想娶王妃,那就是作死的节奏了。索达吉,你不要告诉我,藏语里官女”和王妃”是同一个词。


七,
荆棘矛呢?被你造了?!

所谓索达吉的翻译就是不停的篡改。来看看吧,这惨不忍睹的“译文”:
[彼言依靠空性理,此说深奥七难题,
与不相违圣教义,以理即成请答复。
因明语珠荆棘矛,十万虽刺亦不穿,
诸大迷惑之难处,应说长舌伸如电。]《定解宝灯论新月释》200113
之前索达吉翻译的论文中,“荆棘矛”是喇嘛麦彭所说的。而在后面竟然被删除了。
[寻思辩论之词句,百般破立亦不解,
大德难证此难题,快如闪电而答复。
寻思者所进行的辩论,即便相似的理证如同十万荆棘矛同时刺入,也丝毫不会透彻地解释七个问题的本义。对于那些无有真实破立能力、颇具名声的大智者、大德们也十分模糊不清、迷惑重重、不能如实通达的此等甚深难点,你应当以教证、理证毫不迟疑像闪电一样迅速回答。]《定解宝灯论浅释》2003年2月8日
看看,再次翻译以后,荆棘矛”没有了,而且《定解宝灯论浅释》里,完美的把原属于麦彭论文的荆棘矛”,转化为诠释的文字了。这种随意删减,篡改原文的事情,在佛教中是想都不敢想的。但在喇嘛教里看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也难怪,喇嘛教的“经典”越来越多。感情是自己造的啊。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绿度母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